<cite id="59n5n"><video id="59n5n"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59n5n"></cite><var id="59n5n"></var>
<var id="59n5n"><video id="59n5n"><thead id="59n5n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59n5n"><video id="59n5n"><thead id="59n5n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59n5n"><strike id="59n5n"><thead id="59n5n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59n5n"></cite>
<cite id="59n5n"></cite><cite id="59n5n"></cite>
<var id="59n5n"><video id="59n5n"><thead id="59n5n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59n5n"><video id="59n5n"></video></var>
當前位置:主頁 > 禁毒案例

人民法院報

2017-12-29 13:24 來源:四川禁毒網

攜毒品乘坐高鐵 被抓后拒不認罪

2016年4月12日18時許,被告人蘇某將含有甲基苯丙胺的白色晶狀物和紅色顆粒29.42克藏匿于隨身攜帶的小包中,來到長沙南火車站準備乘坐高鐵前往武漢。在進站安檢時,蘇某神情緊張,企圖掩藏裝有毒品的小包,當安檢人員要求其開包檢查時,蘇某趁其不備逃離現場,并將裝有毒品的小包丟棄,隨即被執勤民警抓獲,并繳獲了全部毒品。

法院經審理認為,被告人蘇某冒用他人的身份證購買火車票,在車站安檢人員進行違禁品例行檢查時企圖逃跑,并在逃跑過程中丟棄隨身攜帶的小包,在其丟棄的物品中查獲毒品,其行為可以認定為“應當知道”是毒品而予以非法運輸,且毒品數量較大,其行為已構成運輸毒品罪。被告人蘇某當庭提出的辯護意見中,關于毒品來源的辯解依法并不影響其罪名的成立,其吸毒過量神志不清以及自己主觀上不“明知”的辯解亦無法律和事實依據,依法均不予采納。被告人蘇某曾被判處有期徒刑,刑罰執行完畢后五年內又犯應當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,系累犯,故應當從重處罰。據此,法院以運輸毒品罪判處被告人蘇某有期徒刑十年,并處罰金人民幣1萬元。

■法官點評

主觀上不明知是毒品系運輸毒品犯罪被告人歸案后常見的辯解內容,被告人企圖以主觀上的不明知來否認犯罪故意,從而證明自己無罪。毒品犯罪是一種隱蔽犯罪,犯罪分子往往單線聯系,因此毒品犯罪破案難、認定難。審判實踐中,對于被告人主觀明知毒品的認定,除其及同案人的供述外,一般還可從以下幾個方面判斷:一是攜帶毒品的方式是否隱蔽,如是否藏于身體私密部位、混裝于煙盒、奶粉中甚至于體內;二是舉止是否異常,如檢查時是否逃跑、丟棄毒品等;三是替他人攜帶毒品的情況下收取的報酬是否不合常理;四是是否采用虛假身份證件、偽報品名或虛構收貨地址進行托運或隨身攜帶;五是是否存在注射器等吸毒工具與毒品一并攜帶或運輸的情形,等等。本案中,蘇某稱毒品系他人在其不知情的情況下放在自己的小包中,自己沒有犯罪動機,并不明知小包中有毒品,但被告人蘇某冒用他人的身份證購買火車票進站乘車,在車站安檢人員進行違禁品例行檢查時企圖逃跑,并在逃跑過程中丟棄隨身攜帶的裝有毒品的小包,故即使其本人否認,也應推定其明知是毒品,構成運輸毒品罪。

購毒后意圖運輸

配合抓獲同案犯

被告人傅某在長沙市一賓館房間內,以人民幣1.65萬元的價格從被告人張某手上購得毒品甲基苯丙胺196.4克,隨后于次日凌晨攜帶全部毒品來到長沙火車站,準備乘坐旅客列車前往長春。在持票進站安檢的過程中,被車站安檢人員查獲其攜帶的毒品,傅某趁安檢人員不備當即逃離現場。一個月后傅某聯系被告人張某再次購買毒品,并將預付款2000元匯入張某使用的建設銀行賬戶,當日傅某被民警抓獲。傅某歸案后,如實交代張某會送毒品前來交易,并表示愿意配合公安機關抓獲張某。兩天后,張某攜帶毒品甲基苯丙胺99.85克來到約定地點準備與傅某進行交易時,被民警抓獲。

綜上,被告人張某販賣毒品2次,共計296.25克;被告人傅某運輸毒品1次,共計196.4克。

法院認為,被告人張某明知是毒品而非法銷售,其行為已構成販賣毒品罪。被告人傅某明知是毒品而予以非法運輸,其行為已構成運輸毒品罪。被告人張某、傅某歸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,可以從輕處罰。被告人傅某能協助公安機關抓獲同案犯,具有立功情節,依法可以減輕處罰。

據此,以販賣毒品罪判處被告人張某有期徒刑十五年,并處沒收財產人民幣1萬元;以運輸毒品罪判處被告人傅某有期徒刑十二年,并處沒收財產人民幣1萬元。

■法官點評

現實中,實施運毒犯罪的被告人往往自身就是“癮君子”,運毒的目的大多是為了自己吸食。根據刑法規定,非法持有毒品罪的法定刑較運輸毒品罪要輕,法庭上,被告人一般辯解其行為構成非法持有毒品罪而非運輸毒品罪。本案證據顯示,兩被告人均為吸毒者,傅某辯稱運毒的目的亦是為了自己吸食,但按照最高人民法院《武漢會議紀要》精神,吸毒者在運輸毒品過程中被查獲,沒有證據證明其是為了實施販賣毒品等其他犯罪,毒品數量達到較大以上的,以運輸毒品罪定罪處罰。因此,在車站及列車上查獲數量較大毒品的,如無證據證明被告人運毒的目的是為了實施販賣等其他犯罪行為的,即使其本人是吸食者,也應認定構成運輸毒品罪。

■司法觀察

卡控關鍵環節 嚴打運毒犯罪

從長沙鐵路運輸法院的審判實踐來看,目前運輸毒品犯罪呈現以下幾個特點:

一是利用乘坐高鐵的方式運輸毒品比較普遍,占全部運輸毒品犯罪數量的七成左右,表明高鐵成為犯罪分子長途運送毒品的首選交通工具。

二是毒品種類以甲基苯丙胺為主,占比達80%以上,其次為海洛因、美沙酮等。

三是被告人大多為無業人員。統計數據表明,毒品犯罪人員大多無正當職業,不少人本身就是吸毒者,有毒品犯罪前科。

長沙鐵路運輸法院就打擊運輸毒品犯罪提出以下建議:




上一篇:崇陽警方強力禁毒不懈怠 破獲涉毒刑事案件30起
下一篇:鄂州開展禁毒工作卓有成效 破獲毒品案件85件
幸运快乐8开奖结果